Saturday, December 03, 2005

楨文彥 編織:線與索 ( 演講筆記)

嗯 上次跟韓同學一起去聽了演講 在黑暗中抄了一堆很粗糙的筆記 經過整理之後 我們就放上來跟大家分享囉! 也歡迎有去聽的人一起來補充喔!! 楨文彥Fumihiko Maki
1965成立事務所。
1993得到普立茲克建築獎。
現年77歲,楨文彥是有名都市建築的代表設計師。他非常的執著且深入於他所做的建築。建築的路上他一路參與,並非只畫完草圖而已,對於每一個細節都很注意,是一位非常細心且細膩的建築師。它是一位執著、堅持、認真的日本建築師,目前與安藤忠雄並列日本第一建築師。


2005/11/17
演講題目:編織:線與索
此次演講主要是回顧楨文彥四十來的代表作品,介紹這些建築的材料與設計。

(1984)日本神奈川縣藤澤市秋葉台文化體育館
這是一座中型的體育館,其空間可以容納2000個座位,上面覆蓋寬度高達80M的不鏽鋼鋼板屋頂,由於要表達出非常輕盈感覺,所以上方覆蓋的不鏽鋼板必須要打的非常薄,猶如會飄浮的雲層,輕巧的離開牆體;其交接處出現溫和而自然的光線帶,取代一般的螺栓與混凝土的接縫。對楨文彥來說,這是一個最具挑戰性的作品,也是一件很複雜的工程。


(1989)日本國際會議中心
必須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完成,所以採用space fin (這個名詞並不是聽的很清楚)的方式將元件先在工廠製作好,再以貨車可以乘載的最大面積運送置目的地直接組裝。這次的經驗帶給楨先生的考驗是建築不只要面對一般而言的三度空間,還有?時間?這個面向也要列入考量。

第一階段工程:山丘為主體。
第二階段工程:海浪為主體。
兩個建築物不要完全相同,但卻要相似以進行建築物之間的對話。
帳棚形狀(三角)的屋頂一端高起以平衡其他兩邊,楨文彥以著名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浮世繪作品中漁夫用於網撈魚的畫面作比喻,他佩服畫家雖沒有結構上平衡的知識卻仍畫出這樣具有平衡美感的畫面。

日本新瀉會議中心
不但要注意建築物的日間景觀也要考量到夜間景觀因次在設計規劃時必須與夜間照明顧問合作。另外,室內使用之地毯式以電腦設計出的圖案樣式,表示著現代建築的室內設計開始與電腦科技進行結合,他說到:Technology is important for building design.


日本九州霧島的音樂廳
這個音樂廳為當地夏天音樂祭的活動核心,屋頂由不同形狀的三角形組合而成,這樣形式的屋頂可以與周邊的山丘景觀作回應。從內部可窮極整個外面的景色視野。其內部設計所使用的木材是從加拿大進口的楓木,天花板設計也以三角形為主,呼應建築物的屋頂外觀。楨文彥認為美麗的作品就是要能夠呼應大自然。


日本六本木朝日電視台本部
因為該建築物比周圍的建築要矮,所以屋頂的設計就顯得很重要。另外,因為電視台為一天二十四小時開放,所以建築物的夜晚景觀設計也要比較講究。許多施工方式採用日本傳統式的卡榫,所以建築師工程師及營造廠三方必須相互配合,以達到所需的精確程度。
楨文彥先生經常使用模型來協助設計。他做的模型尺寸從小到大都有,而他也經常利用模型做很多的研究。
他也提到了美國和日本建築設計的不同。在美國,建築師必須在開工前做完所有的設計;在日本,他們則是一邊做一邊改,並且會保留一些可以做調整的空間。雖然最後做出來的建築會跟當初設計的有所差異,但是他們認為建築師不是天才,不可能在事前或短時間做完所有的設計,這顯示出他們對建築謹慎的心態。

(1999)某個會議廳
雙層外殼:第一層使用的材料為鋼、鋁和玻璃;第二層使用的材料則為木頭。而人可以穿梭於這兩層之間。而這樣的模式也用於楨文彥先生於賓州大學中的一個建築作品。

日本火葬場
為了讓當地居民接受火葬場的設置,利用了大片面積作成公園,在將主要的火葬建築物建於最北邊,外觀宛如大型雕像作為公園的背景,主要提供當地約八萬人口進行往生後的火葬處。建築物依照火葬儀式流程設計動線:光線從天空落下反射在落地窗外的水池上,這裡是做為生者與死者道別的地方,非常的安靜;在家屬等待火葬的將近一個半小時之間會被安排在一間落地窗面對公園綠地的等待空間當中,讓家屬可以在等待的同時欣賞公園綠映,緩和悲傷的心情。最後,焚化後的骨灰裝入小盒子,讓生者經過細長的走道回到現實世界中。走道,在此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楨文彥把人為建築盡量移至地下,外面只有幾個雕塑,使整個景觀和大自然融入一體。火葬場建置完畢後有相當多的訪客前來參觀,當他們在參觀之後表示自己未來也希望可以在這安靜清幽的地方走完人生最後一段旅程時,楨文彥先生表示這是他所接受到的最大讚譽。楨文彥先生也適時打了比方:身為一位廚師,若顧客對你說希望他的最後一餐也能夠是吃你所作的菜,如此得到的讚譽是一樣的道理。

新加坡共合理工學院(目前尚為完成)
基地原為英國建置的監獄,目前佔地為240,000平方公尺,提供學院中13,000位學生及4,000為教職員使用之空間。共七層樓,最下面兩層作為圖書館、會議庭、餐廳等公共空間。這個學院的空間特色為每一位學生借有專屬的工作間,可以進行一整天的研究與學習,楨文彥先生稱這種空間為learning pot。另外,有一條很長的坡道直接連接至屋頂,而該屋頂可作為學生活動場地及緊急疏散地。這項工程只有一年的計劃與三年的施工期限,時間可說是非常的緊迫。這個基地是逐漸下移的,所以楨文彥先生也用模型做了很細部的研究,例如:各空間的高度差,及利用效果等等。

台北機場聯外捷運台北段(目前尚在規劃階段)
大量的開放空間將在擁擠的台北市中創造出一個?綠島?。地下樓層為捷運線;地上樓層則作為商場及辦公室。從地下層月台上升到地面的動線上將會有竹林及流水的規劃,並逐漸引入自然光。

結語:楨文彥先生很注重建築與環境的回應,不但有對都市、環境的關心,也有對人類的關懷。其風格非常細膩、謹慎,而且不斷的求新、努力。楨文彥先生往往沒有採用特定風格:平屋頂對尖屋頂,冷色對暖色,木石對玻璃,透明對應非透明等都是他嚐試過的搭配與做法。他最後對建築師的期許是:建築師的職責就是要將最好的空間帶給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