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03, 2005

楨文彥 編織:線與索 ( 演講筆記)

嗯 上次跟韓同學一起去聽了演講 在黑暗中抄了一堆很粗糙的筆記 經過整理之後 我們就放上來跟大家分享囉! 也歡迎有去聽的人一起來補充喔!! 楨文彥Fumihiko Maki
1965成立事務所。
1993得到普立茲克建築獎。
現年77歲,楨文彥是有名都市建築的代表設計師。他非常的執著且深入於他所做的建築。建築的路上他一路參與,並非只畫完草圖而已,對於每一個細節都很注意,是一位非常細心且細膩的建築師。它是一位執著、堅持、認真的日本建築師,目前與安藤忠雄並列日本第一建築師。


2005/11/17
演講題目:編織:線與索
此次演講主要是回顧楨文彥四十來的代表作品,介紹這些建築的材料與設計。

(1984)日本神奈川縣藤澤市秋葉台文化體育館
這是一座中型的體育館,其空間可以容納2000個座位,上面覆蓋寬度高達80M的不鏽鋼鋼板屋頂,由於要表達出非常輕盈感覺,所以上方覆蓋的不鏽鋼板必須要打的非常薄,猶如會飄浮的雲層,輕巧的離開牆體;其交接處出現溫和而自然的光線帶,取代一般的螺栓與混凝土的接縫。對楨文彥來說,這是一個最具挑戰性的作品,也是一件很複雜的工程。


(1989)日本國際會議中心
必須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完成,所以採用space fin (這個名詞並不是聽的很清楚)的方式將元件先在工廠製作好,再以貨車可以乘載的最大面積運送置目的地直接組裝。這次的經驗帶給楨先生的考驗是建築不只要面對一般而言的三度空間,還有?時間?這個面向也要列入考量。

第一階段工程:山丘為主體。
第二階段工程:海浪為主體。
兩個建築物不要完全相同,但卻要相似以進行建築物之間的對話。
帳棚形狀(三角)的屋頂一端高起以平衡其他兩邊,楨文彥以著名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浮世繪作品中漁夫用於網撈魚的畫面作比喻,他佩服畫家雖沒有結構上平衡的知識卻仍畫出這樣具有平衡美感的畫面。

日本新瀉會議中心
不但要注意建築物的日間景觀也要考量到夜間景觀因次在設計規劃時必須與夜間照明顧問合作。另外,室內使用之地毯式以電腦設計出的圖案樣式,表示著現代建築的室內設計開始與電腦科技進行結合,他說到:Technology is important for building design.


日本九州霧島的音樂廳
這個音樂廳為當地夏天音樂祭的活動核心,屋頂由不同形狀的三角形組合而成,這樣形式的屋頂可以與周邊的山丘景觀作回應。從內部可窮極整個外面的景色視野。其內部設計所使用的木材是從加拿大進口的楓木,天花板設計也以三角形為主,呼應建築物的屋頂外觀。楨文彥認為美麗的作品就是要能夠呼應大自然。


日本六本木朝日電視台本部
因為該建築物比周圍的建築要矮,所以屋頂的設計就顯得很重要。另外,因為電視台為一天二十四小時開放,所以建築物的夜晚景觀設計也要比較講究。許多施工方式採用日本傳統式的卡榫,所以建築師工程師及營造廠三方必須相互配合,以達到所需的精確程度。
楨文彥先生經常使用模型來協助設計。他做的模型尺寸從小到大都有,而他也經常利用模型做很多的研究。
他也提到了美國和日本建築設計的不同。在美國,建築師必須在開工前做完所有的設計;在日本,他們則是一邊做一邊改,並且會保留一些可以做調整的空間。雖然最後做出來的建築會跟當初設計的有所差異,但是他們認為建築師不是天才,不可能在事前或短時間做完所有的設計,這顯示出他們對建築謹慎的心態。

(1999)某個會議廳
雙層外殼:第一層使用的材料為鋼、鋁和玻璃;第二層使用的材料則為木頭。而人可以穿梭於這兩層之間。而這樣的模式也用於楨文彥先生於賓州大學中的一個建築作品。

日本火葬場
為了讓當地居民接受火葬場的設置,利用了大片面積作成公園,在將主要的火葬建築物建於最北邊,外觀宛如大型雕像作為公園的背景,主要提供當地約八萬人口進行往生後的火葬處。建築物依照火葬儀式流程設計動線:光線從天空落下反射在落地窗外的水池上,這裡是做為生者與死者道別的地方,非常的安靜;在家屬等待火葬的將近一個半小時之間會被安排在一間落地窗面對公園綠地的等待空間當中,讓家屬可以在等待的同時欣賞公園綠映,緩和悲傷的心情。最後,焚化後的骨灰裝入小盒子,讓生者經過細長的走道回到現實世界中。走道,在此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楨文彥把人為建築盡量移至地下,外面只有幾個雕塑,使整個景觀和大自然融入一體。火葬場建置完畢後有相當多的訪客前來參觀,當他們在參觀之後表示自己未來也希望可以在這安靜清幽的地方走完人生最後一段旅程時,楨文彥先生表示這是他所接受到的最大讚譽。楨文彥先生也適時打了比方:身為一位廚師,若顧客對你說希望他的最後一餐也能夠是吃你所作的菜,如此得到的讚譽是一樣的道理。

新加坡共合理工學院(目前尚為完成)
基地原為英國建置的監獄,目前佔地為240,000平方公尺,提供學院中13,000位學生及4,000為教職員使用之空間。共七層樓,最下面兩層作為圖書館、會議庭、餐廳等公共空間。這個學院的空間特色為每一位學生借有專屬的工作間,可以進行一整天的研究與學習,楨文彥先生稱這種空間為learning pot。另外,有一條很長的坡道直接連接至屋頂,而該屋頂可作為學生活動場地及緊急疏散地。這項工程只有一年的計劃與三年的施工期限,時間可說是非常的緊迫。這個基地是逐漸下移的,所以楨文彥先生也用模型做了很細部的研究,例如:各空間的高度差,及利用效果等等。

台北機場聯外捷運台北段(目前尚在規劃階段)
大量的開放空間將在擁擠的台北市中創造出一個?綠島?。地下樓層為捷運線;地上樓層則作為商場及辦公室。從地下層月台上升到地面的動線上將會有竹林及流水的規劃,並逐漸引入自然光。

結語:楨文彥先生很注重建築與環境的回應,不但有對都市、環境的關心,也有對人類的關懷。其風格非常細膩、謹慎,而且不斷的求新、努力。楨文彥先生往往沒有採用特定風格:平屋頂對尖屋頂,冷色對暖色,木石對玻璃,透明對應非透明等都是他嚐試過的搭配與做法。他最後對建築師的期許是:建築師的職責就是要將最好的空間帶給人們。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新書展示

在中興時已被出賣,您們已經知道我喜歡中興的新書展示架,原因有二:
  1. 映射整個圖書館的設計意象,仿圖書館結構而量身設計;
  2. 可以展示書的封面,當新書很多時也可以排排站,多元化呈現。

另,我想要說的是沒有人規定新書展示一定要設在一樓,一定要設在入口。圖書館的空間規劃應該是service core的觀念,將圖書館的核心服務和功能勾勒出來,然後再把相關的輔助或延伸服務群組在一起,提供讀者seamless service,不要因為服務空間的間斷,造成讀者資訊尋求或利用的障礙,換句話說,讓讀者的移動路徑最短。讀者在圖書館中是怎麼移動的呢?在相關服務項目之間移動,看現期期刊,看到喜歡的想要印下來,所以現期期刊區應該要有影印機或離影印室近一點,依此類推。

標示系統

我用的辭彙是標示「系統」,所以是要一體打造,要符合CIS的概念。

中興和逢甲的標示系統都有專人設計,接下來就由您們來發表觀察的結果好了。

喜歡那種討論室?

我一直鼓吹大學圖書館應該設討論室,理由是知識經濟時代是team work的時代,每個人出社會都要是優秀的team contributor,高等教育也愈來愈強調team work,所以有很多分組作業、專題報告的要求,甚至學生還會組隊去參加校際競賽、國際競賽,那麼學生要在那兒討論功課或專題呢?在那兒討論最適合呢?餐廳?空教室?草地上?McDonald? Starbuck? 為什麼不能是圖書館呢?太吵了!太、、、

在圖書館討論功課和專題,和在McDonald、Starbuck、教室、草地上討論有什麼不同?

我們去參觀的中興大學圖書館和逢甲大學圖書館都有設置討論室,而且兩者差異蠻大的,請問您們喜歡那一種呢?

管制口

圖書館一定要配置管制口嗎?

圖書館花了好多個萬買了一套圖書安全系統,目的是什麼?防止書被讀者不小心帶出去,蒐集入館統計,做為營運管理之用。還有呢?

如果是這樣,那再配置一至兩個人坐在圖書安全系統旁觀看讀者刷卡,這樣的設計理念與管理理念,又是什麼呢?

美國華盛頓大學圖書館是新舊建築整合,舊館是扮演總館的角色(另有一undergraduate library另文介紹)新館是science & technology library,因為量體大,而且位於交通樞紐,所以設計了多個出入口,神奇的是它的流通櫃台設在地下一樓,而且人煙稀少,大部份的人是來領預約書、館合書或繳罰款的,罰款可以繳現金、支票,還可以刷學生證。1999年我去時自助借還書機還不流行所以不用猜DIY,難不成華大學生都不借書的嗎?不然怎麼可以把流通服務台設在地下一樓,而且她的服務和系館一樣,沒有人站在服務台standby,放個和系館一樣的鈴,讀者需要服務時只要按個鈴就會有人出來為您服務。

因為華大是分散式的服務方式,每個出口都可以借書,管制口兼流通服務,管制口兼information desk(因為那是讀者與圖書館的第一個接觸點)。這時不知您想到的是什麼?是,天啊,那要多少館員輪值啊!不,華大圖書館的各個管制口配置的都是工讀生,可是他們很完整的訓練,所以工讀生回答起指示性問題時,和館員一樣專業,而且話術和動作還一致喔(例如問館藏位置,May I show you...同時拿出樓層配置圖、各分館簡介或校園地圖),為什麼我這麼肯定呢?因為我相信路長在嘴巴上。

為什麼我不是寫每個出口都可借「還」書,而只寫借書呢?因為還書更方便,根本可以不用進到館內,直接在入口丟還書箱就好了,就算進到館內,也是丟還書箱,除非您要收據,那就得要到地下一樓的流通服務台辦理囉!當然您要管制口的工讀生還書,也是可以的,只是大部份的讀者都很習慣丟還書箱了。我有問他們,丟還書箱會不會造成與讀者的衝突,那位寫reference encounter 的副館長竟然用很疑惑的眼神看著我。害我開始懷疑是自動化系統的不同嗎?不是,因為華大也是用INNOPAC。

這是我的經驗,也請大家把自己的經驗和觀察與我們分享。

Friday, October 28, 2005

什麼是好的圖書館?

10月14日圖書館建築課程邀請印記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的李磊哲執行長來與同學分享圖書館建築專業與經驗。李執行長有20多年的圖書館建築經驗,從國家圖書館到未來的國中圖,有新建、改建、擴建等各種類型的圖書館建築體驗,「什麼是好的圖書館?」是李執行長精彩演講的主題。 李執行長說一個好的圖書館要滿足使用者,而使用者有三:讀者、館員、書。在提到館員時,李執行長特別強調體貼、周到、舒適;所以館員空間要考慮到儲藏、更衣、檔案、廁所的需求。 李執行長也以三個世界著名的案例來說明圖書館的設計:
Louis I. Kahn所建的Philips Exeter Academy Library--書就是圖書館最好的裝飾。
丹麥皇家圖書館--港邊的黑鑽石。
法國國家圖書館--知識是最好的裝備。
好的圖書館要有好的圖書館設計者,那麼什麼是好的圖書館設計者呢?
--安全、體貼、精緻、風格、靈性的美--
謙虛學習,了解使用者需求。
善於溝通,不斷提出各種可行方案。
豐富專業經驗,可解決實際問題。 創造三贏(業主、建築師、營造者)
可節省經費,使業主物超所值。
作品有創意,有啟示教育性。
一切建造過程充滿/患難/忍耐/老練/盼望/突破/快樂/成就。
說實在的,一個好的圖書館建築,不只要有好的設計者,更要有好的業主。因為需求是要由業主來提供。就拿台大的教室來說吧,從我當學生的時代就長這樣,如果真的是數位化的校園,同學上課要在這麼小的桌面架NB,就再也沒有其他空間了;如果是要強調創新學習,上課時同學要分組討論,移動起來都很不方便;如果要培養思辨能力,現在的教室,當老師的根本無法看到所有同學,同學可以很安全地躲起來,同學也沒有辦法看到其他同學(只能欣賞髮型,難怪大家要花那麼多時間變髮)。反觀美國大學的教室,一樣有大、中、小,設計就不同,大型教室設計給教授One man show,小型教室設計成馬蹄型,方便討論,老師always可以看到所有同學,同學也可以看到所有同學,要討論要互動,就得要有目光接觸。
圖書館又何嘗不是這樣呢?是建築師幫我們設計空間,還是請建築師幫我們實現空間?!
身為Information Professional,當然要用資訊來輔助理解囉,為大家整理李執行長所提的三個個案,其實只要Googling一下,就有一大堆,我只是就手邊有的做個整理。
Vital Signs Project: Daylighting in three libraries. (1998). Retrieved October 19, 2005, from http://arch.ced.berkeley.edu/vitalsigns/workup/rpi/watson_exsurv.html 國外課程的project,針對三所圖書館的自然光源做研究,包括Philips Exeter Academy Library,這就是我所說的體驗研究,提供大家參考。
Wiggins, G. E. (1997). Louis I. Kahn: The library at Phillips Exeter Academy. Wiley. (系館無,但總館二樓美術區有本介紹Louis I. Kahn的書中有部份介紹)
陳勝彥(民93,12月)。閃爍水面的黑鑽石 。書香遠傳,19。http://www.ntl.gov.tw/Publish_List.asp?CatID=1117 http://www.ntl.gov.tw/Public/Publish/2005214164467055.pdf
張基義(民93年,3月17日)。丹麥.哥本哈根設計夢土 。自由時報電子新聞網。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mar/17/life/travel-1.htm
李磊哲(民94年,3月)。法國國家圖書館 令人流連忘返。書香遠傳,22。http://www.ntl.gov.tw/Publish_List.asp?CatID=1220 http://www.ntl.gov.tw/Public/Publish/20053301414497055.pdf